当前位置: 首页 > 政府资讯 > 部门动态
“融惠农信”普惠“三农”
2021-10-11 09:03 来源:融媒体中心
分享到:

巴林左旗农村信用联社大胆改革、突破创新,创造性地实施了“融惠农信”金融服务模式,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,助力乡村振兴。


“融惠农信”起步于2017年初,围绕解决农牧民“贷款难、贷款贵”问题,旗信用联社启动了以“福农卡”贷款为依托的“集中授信惠农工程”,迈出了“融惠农信”的第一步。而后又相继自主研发了“金牛贷”“金苗贷”“金龙贷”等系列金融服务产品,上接普惠金融政策,下接增产增收地气,把普惠金融服务送到田间地头、送到千家万户,成为农牧民增收致富无可替代的帮手。


“农牧户授信不丢一村、不落一人”,旗信用联社庄严承诺。


北方冬天是雪的季节,为推动“集中授信惠农工程”,他们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。2021年正月初八,旗信用联社机关和基层社干部职工全员出动,他们要抓住“正月十五、二月二、清明节”这三个农民工返城前逗留于家的时间节点,完成全旗166个嘎查村、7万多户常住农牧民的入户调查,在此基础上集中授信,实现普惠金融服务全覆盖。时间紧、任务重,春节味道正浓,他们却走在陡滑的雪路上,用脚步丈量着诚信。


集中授信的那段日子里,全体农信人在农牧区整村推进、逐户上门,每天起早贪黑、披星戴月。外勤在寒风中走村串户,内勤在各村临时提供且没有暖气的场所里填写档案,饿了泡方便面,累了就靠在椅子上歇一歇,大家没有一句怨言,互相鼓励着、帮衬着,欢乐的笑声以及农信人的执念让寒冷的冬天带着丝丝暖意……


在两个多月时间里,他们给5万多户农牧民授信,并发放了“福农卡”,点燃了农牧民增收的希望。


“‘福农卡’贷款太好了!服务到家,在村里一次性就办利索了,我们村但凡符合条件的都授信了。而且利息低、额度足、特方便,想用就支、有了就还,用一天掏一天的利息,用贷款包地种四年,我的日子就好起来了……”花加拉嘎乡上三七地村的陈贵嘴里爆豆子般的细数着“福农卡”带来的好处。如今的陈贵授信额度已从当年5万元变成100万元,经营着三十多台农用机械,租赁承包土地2800余亩。


集中授信圆满收官,符合条件的农牧户授信全覆盖、无遗漏,当年就投放“福农卡”贷款9.6亿元。在此基础上,旗信用联社针对微企商户、公职人员、城镇居民开发出“福商卡、福薪卡和福民卡”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“福”字贷款系列产品。截至2021年6月末,4款“福”字系列卡累计授信5.3万户、授信总额138亿元,其中,“福农卡”累计授信4万户,授信总额82亿元,用信余额22亿元。


“挖穷根,摘穷帽,让群众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,这场‘战役’农村信用联社怎能缺席?”2018年初,旗信用联社主动向旗委、旗政府请缨,担负起发放全旗小额扶贫信贷重任,推进金融扶贫工程。


“做梦都没想到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!没有党的好政策,没有农村信用联社的贷款和帮助,就没有我的今天……”道老毛道村年过半百的张联合靠养牛脱了贫,他高兴得有时候梦中都会笑醒。他是老地户,多年来经营几亩薄地,收入低,孩子上大学费用东拼西借,本就负债累累的家境愈加贫寒,张联合家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。2019年初,张联合在信用社借了5万元小额扶贫贷款,买了3头基础母牛,2020年信用社又为他办了授信20万元的“福农卡”贷款,现在的张联合已存栏大小基础母牛12头、公牛3头,他把3头公牛卖了,净收入8万多元,所有外债还清不说还略有结余,到年底他家能养20头牛,年收入稳定在10万元左右。


截至今年6月末,旗信用联社累计发放金融扶贫贷款3.03亿元,其中,扶贫小额信贷2.33亿元、企业带贫贷款0.7亿元。旗信用联社2020年被市、旗两级评为“金融扶贫先进单位”,2018至2020年连续三年被自治区联社授予“支持脱贫攻坚专项奖”。


2019年,旗信用联社推进“农牧区信用体系建设工程”,与各苏木乡镇、嘎查村开展信用村镇评建工作。以往发放信用贷款附加条件过多,最突出的是“五户联保”,办理起来手续比较繁杂,实际操作上也存在着难度。通过试点,由过去“按贷款额度确定担保人数量”担保,改为按担保能力覆盖风险,最大限度减少担保人数量,最后提出50万元以下取消担保。随着信用环境持续改善,差异化信贷政策随之而来。2021年初,旗信用联社对信用村镇内授信50万元以下农牧户全面实行免担保信用放款。


目前,全旗11个苏木乡镇已全部被评为信用镇、151个嘎查村被评为信用村,信用村覆盖率92%,受益信用户达4万余户。旗信用联社通过实行差异化优惠利率,每年为信用户让利近1500万元。2017年至今,旗信用联社存贷款规模翻了一番,贷款降息接近一半。“福农卡”贷款不良率始终保持在0.5%以下、结息率一直保持在98.5%以上,很多村和乡镇实现无逾期、无欠息、无不良“三无”目标。


“自从‘福农卡’集中授信和信用体系建设工程相继启动实施后,我们村是碧流台镇第一个挂牌的信用村,我们镇也是全旗第一个挂牌的信用镇。信用村镇可是一块金字招牌,在贷款额度、利率上都执行优惠政策。比如说,光贷款利率就比普通村镇低1厘,全村老百姓一年就少掏20多万元利息,户均得省1000多元,大伙现在互相监督着,谁都不敢逾期和欠息,说啥不能给信用抹黑。”碧流台镇三道井子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张艳春快人快语,她刚刚在镇人代会上当选为副镇长。她说,强化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很有必要,“信”与“用”点面相接、互为条件,以诚信为前置,共同践诺,实现双赢。


“‘融惠农信’是多角度的融合、广范围的惠及,但首要还是组织的融合、人的融合,在党建引领下形成共建、共治、共享合作机制,释放各方面力量相加的外溢效应。”旗委组织部副部长杜宝龙一语道破“融惠农信”真谛。


“融惠农信”打的是一套组合拳。一方面,旗信用联社与旗委组织部、宣传部及各苏木乡镇街道等16个党委签署融建协议,基层信用社与全辖183个村级党支部结对共建。另一方面,旗委任命联社12名中层干部挂职镇长助理,分管信用村镇建设和“融惠农信”工作,每周至少到镇政府工作1天;各镇党委任命农信社91名客户经理兼任村级金融助理,每周驻村工作至少4天,负责提供金融服务、巩固拓展业务、协办村级信贷事务等;旗信用联社聘任183名村级党支部书记担任“农金员”,协助农信社采集客户信息、提供金融服务。双方本着“资源共享、服务共抓、难题共解”思路,将队伍扎到基层、服务沉到一线。


旗委、旗政府产业发展到哪里,“融惠农信”就支持到哪里,林东镇党委书记田晓辉对资源共享有切身体会。乡村振兴是以产业为支撑的,资金投入是产业兴旺的前提与保证,可钱从哪来?他在十三敖包镇担任镇长时,恰逢“融惠农信”整体推进。十三敖包镇是全旗笤帚苗、肉牛、肉驴三大产业集中区,依托“融惠农信”党建联合体,旗乡村三级党组织共同制定产业发展需求清单,坚持“财政贴息、保本微利”,根据产业发展周期和个性需求,为笤帚苗、肉牛、肉驴三大主导产业量身定制“金苗贷”“金牛贷”“金龙贷”金融服务产品,提高授信额度、降低贷款利率、延长还贷周期,精准支持产业发展。涉及三大主导产业经营户最高授信额度可达100万元,经旗财政补贴和旗农信社让利,“金苗贷”贷款利率由原来的8厘降至3厘、还款期限为1年;“金牛贷”贷款利率降至2厘75、还款期限相应延长至3年;“金龙贷”贷款利率降至6厘5、还款期限延长至3年。田晓辉说,产业有了资金保障,土地流转和结构优化调整便水到渠成。十三敖包镇得益于“金苗贷”和“金牛贷”,全镇发展笤帚苗加工企业48家,全镇肉牛饲养量增加了一倍多。“融惠农信”不仅方便于民,也提高了资金使用的灵活性与使用效能。履职林东镇党委书记后,他计划利用“金牛贷”做大做强全镇肉牛产业,年底发展肉牛1.5万头,结合镇郊蔬菜大棚种植优势,与旗信用联社协商探讨开发“金棚贷”的可能性。


目前,全旗三大类贷款投贷余额6.04亿元,其中“金牛贷”一项放贷2.45亿元,支持购买基础母牛1.75万头。


“我们西沟村2017年仅有12户养牛、300多头。后来很多村民利用‘金牛贷’购置基础母牛繁育,目前全村存栏达到3200多头,养牛户增长到100多户,占到全村常住户的四成,老百姓富起来了。”西沟村党支部书记武春林说起本村变化,脸上写满自信。他说,西沟村过去是出了名的贫困村,近两年依托“融惠农信”扶持带动,致力发展养牛,采取小区带大户、大户带散户、有产业户带动无产业户多轮驱动方式,全村现有饲养50头牛以上的大户12户,800头规模的养殖小区一处,预计仅肉牛养殖业年实现收入1620万元,人均增收1.65万元,五年后,人均增收3万元。村里把“信用”写进乡规民约,促进了村风民风好转。西沟村常住人口316户,除老弱病残人口外,授信率100%,授信额度4000万元,到5月底用信1995万元,从2018年到现在,没出现一次欠息和不良贷款。


巴林左旗农信金融服务从机制到服务方式的创新,真正做到了群众的需求在哪里、“融惠农信”就服务到哪里,合力解决群众“急难愁盼”问题。今年以来,旗信用联社升级助农服务点168个,筹建“农信驿站”7个,对“老弱病残孕”等特殊客户群体实行“一站式”上门服务。开展“农信大讲堂”268场次,全面普及反集资诈骗等金融知识。创办“爱心贷”“先锋贷”等低息贷款,为劳动模范和先进人物量身定做金融服务产品,使金融服务与弘扬正气和新农村文明建设有机结合,打造民风淳朴、村风优良的诚信环境。




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